除此之外

那一年是1962年。第二年,徐洪山最小的孩子徐毅勇出生了,就更忙了。我们有4个孩子,老大和老三是姑娘,老二和老四是儿子。徐洪山说,他老家是许昌襄城县的,幼年父母双亡,妻子父母也去世得早,照料4个孩子是个很大的难题。

1976年,诸秀珍已经65岁了。老家没啥亲人了,她更不愿意离开了。徐洪山说,自己和妻子都是从艰苦年代过来的,心也软,人家不愿意走,就不会撵着走,再说她不容易,照顾4个孩子操劳了,就像亲人一样。于是,徐洪山和妻子商量,自觉照顾起她的晚年生活。

徐洪山说,诸秀珍刚进家门时,由于比他大16岁,因此他和妻子就以老嫂子相称。孩子们则喜欢叫她姥姥,她听了非常高兴。

3月初,经过中原区民政局牵线搭桥,诸秀珍住进了晶华城小区托老互助中心。郑州晚晴养老集团负责人金凤说,诸秀珍老人入住以后,他们为徐毅勇一家两代人的 大爱精神所感动,减免了老人一部分护理费用,同时积极协助家属申请政府为孤寡老人提供的特殊照顾,尽最大努力减轻徐毅勇家的经济负担,还配备了最好的护理 员。

姥姥,这是我给您织的毛衣,您盖上,就当我在您身边,离得太远不能随时照顾您,挺对不住您徐毅黎说,虽然他们身在外地,但从没忘记姥姥,除了汇款,还会给她送这送那的,姥姥的衣服多得穿不过来。而徐毅勇的儿子徐昊晨也经常去托老互助中心看望老人家。

每次昊晨来看望姥姥,她就特别高兴,不停地念叨着,说自己过得好,这辈子没啥遗憾了。徐毅勇说,爸妈心肠好,心胸也开阔,他们将心比心、以身作则的言行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对我们来说,姥姥早已成为家人了,我们会继续孝敬她,用爱撑起这个家。

住的房子60多平方米,两室的,那时候没有客厅,连她总共7口人,住不下咋办?晚上就睡在沙发上,打地铺。李金华说,那时候物质条件差,生活普遍困难,我们没把她当成外人,俺们吃啥她也吃啥,家里穿的用的都少不了她,两家的关系还算融洽。

1969年末,徐毅勇6岁,上小学了。徐洪山夫妇和诸秀珍商量:孩子们大了,都上学了,不需要用人了,如果你有合适的机会,就可以走了。

一年后,不幸袭来,徐毅勇的爱人因病去世。他的工资很微薄,每个月也就2000多块钱,还要供给在郑州大学读书的儿子徐昊晨。他说,大姐徐毅黎62岁了, 退休前在郑州一家医院上班,最近去了美国陪伴女儿;二姐徐毅晓55岁,在澳大利亚;哥哥徐毅明58岁,一家人在广东珠海定居,目前也就我在郑州,除了照 顾年迈的父母,还要照顾姥姥。

其实,照顾好姥姥,不仅是父母的愿望,也是兄弟姐妹们的责任。我们一定要给老人家养老送终。徐毅勇说,上一次姥姥住院,花了3万块钱,都是4个人一 起凑的。在诸秀珍住进养老院后,每个月花销3300元左右,让他有些吃力,这些钱也是大家兑的。虽然兄妹4人没召开过家庭会议,但是大家很默契,隔 一段汇过来钱,用于支付姥姥的生活费用。

昨日下午,在农业西路洲海路口附近的晶华城小区晚晴托老互助中心内,105岁的诸秀珍躺在床上,见到记者后还忍不住唱了几句。

2013年12月,诸秀珍起床时不慎摔倒了。当时情况很危险,送到医院住了一段院,状况才好转一些,但是由于她年龄太大,风险系数高,无法做手术。徐毅勇说,姥姥的生活自此完全无法自理了,她站不起来,只能吃流食,而爱人也病重,只能送进养老院。

在一块时间长了,知道她是个苦命的人。李金华说,诸秀珍生于1911年,老家是周口项城农村的,她结过3次婚,第一任丈夫在解放前死了,第二任丈夫 寻短见了,第三任丈夫是安阳一个矿工,可能俩人性格不合很少来往,自然就散了。她说,老太太终生未曾生育,膝下无儿无女,年轻时领养过一个女儿,但也 因患病早早走了,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老人精神状态挺好,就是摔了一跤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53岁的徐毅勇是郑州市食品公司制冷设备维修工。他说,姥姥是看着我长 大的。她原来一直跟着父母一块生活,可是父母年龄大了,身体越来越吃不消,尤其父亲右眼已完全失明,多种疾病缠身,生活也需要人照顾了。

就这样,一晃10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按月给她发工资,后来她自己不要了,但是我们还一直给她。徐洪山说。

你的哥哥姐姐都在外地,就你在郑州,一定要照顾好姥姥,善待她,不能让人家笑话。父亲的叮嘱,徐毅勇记在了心上,他说:爸爸,你请放心了,姥姥从小 对我们那么亲,我一定会办好的。徐毅勇还会言传身教,给儿子做榜样,让他也对老人家好。我把姥姥接到自己家里,跟我在一块生活有10多年了。

他说:家有一老赛过一宝,姥姥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宝贝,她年龄上挂帅,大家都显得很年轻。 2011年12月7日,是诸秀珍的百岁生日。徐毅勇说,他们给姥姥办了一场热闹的生日宴会。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徐毅勇的家人一起为老人唱 起了生日歌,大家争抢着祝福百岁寿星,那一天,我们过得特别开心,姥姥更开心。

丈夫去世后,她在郑州无依无靠,生活都成了问题,过得很艰难。昨日上午,在郑州市前进路25号院,89岁的徐洪山老人说,他退休前在郑州食品公司上班,妻子李金华在医院做护士,俩人工作忙,仨孩子无人照顾,经朋友介绍,请了诸秀珍到家中做保姆。

诸秀珍没有同意,她说:看着孩子们长大了,舍不得走,想再照顾几年。

当时工钱商量好了,每个月除了管吃管住,再给20多块钱,那时候我的每月工资也就30块钱。82岁的李金华说,她心地善良,为人勤快,干家务是一把好手,任劳任怨。我们上班后,几个孩子交给她也放心。

徐毅勇说,老人在73岁过马路时腿被汽车轧了一下,住了一个月院,除此之外,身体一直很好,喜欢和同伴们搓麻将,她心胸开阔,遇事不着急,喜欢吃青菜和面食,这也许是姥姥长寿的秘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