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多一毛钱也是多赚

昨日凌晨5点过,47岁的岳德宏喝着热水暖身子。凌晨气温较低,能看到他嘴里呼出的白色雾气。他告诉了记者这样一组数据:批发商从菜农处收购青笋的价格是每斤2元左右,上海青1.5元左右,白萝卜由于品相不同,价格从每斤0.3元到0.9元不等,而大白菜的收购价为每斤0.5元。批发商批发给零售商的价格为:青笋每斤2.5元,上海青每斤2.5元,白萝卜每斤1.2元,大白菜每斤1.5元。

菜价为什么这么贵?除了季节性或天气影响原因外,究竟谁是涨价的推手?昨日凌晨开始,记者走访了拉萨周边几大蔬菜种植基地,一些蔬菜批发、零售商,了解到了蔬菜交易过程中各个环节,并进行了价格对比,试图了解菜价上涨的原因。

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全国31个省(区、市)的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数据显示,19个省(区、市)cpi涨幅超过全国水平,其中天津和西藏涨幅最高,均为4.3%。

一是劳动力成本上涨。菜农种菜的种植成本相比以前高了很多,几年前每亩地成本需要500元左右,现在差不多要800元左右,蔬菜的“田头价”随之被推高了。批发商也需要请人装卸货物,工人工资这几年也有提高,这些成本也会转到消费者头上。

三是流通过度。适度的流通能促进生产,满足消费需求,但是,若流通过度就会出现问题。当下蔬菜流通的最大问题是环节过多,每道环节即使利润控制在10%至15%,卖给市民时价格也会翻上几番,过度的流通人为地抬高了菜价。另外,流通过度还会使各种管理费、摊派费用多层叠加,最终还得消费者承担。

批发商说菜价 挣的是辛苦钱

22日,自治区发改委发布了拉萨市粮食、蔬菜、水果批发价格监测半月报21期数据。数据显示,与上期相比,青椒、黄瓜、西红柿等20种蔬菜中有11种蔬菜的价格上涨,其余9种蔬菜价格与上期持平。

“我们每斤蔬菜就赚个2、3毛钱,其实有时也会亏本,我们这一行,每斤能赚5毛就算是暴利了。”按照小王的算法,收购价为每斤0.5元的大白菜,加上成本及利润,批发价会涨至每斤1元左右。实际上,目前拉萨批发市场上,大白菜的价格与此差不多。

老李是从事收购蔬菜的菜贩,每天奔波于娘热路蔬菜水果批发市场与拉萨周边几大菜地,蔬菜收购后批发给蔬菜零售商。旁边的余师傅是城关区蔡公堂乡蔡三村的一名菜农:“最少要经过4个环节,我们菜农把蔬菜从地里摘起来后,先是供给早就预定了这批蔬菜的批发商,批发商将蔬菜运到拉萨市内批发市场后,他们又会批发给零售商,最后才是市民从农贸市场或蔬菜零售商处购买回家上餐桌。”凌晨的拉萨气温较低,余师傅一边搓着手一边一边说,这只是本地蔬菜的“旅程”,对于外地运进藏的蔬菜,就要经过更多环节才能到市民的餐桌上。

昨日下午,在达孜县一处蔬菜基地,老高正在给地里的蔬菜浇水。“我是四川人,来拉萨租地种菜17年了。”他说,最近刚收获了一批大白菜,菜贩以0.5元/斤的价格收走了。

因此,娘热路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的一位批发商估算,如果是外省菜运到拉萨销售,仅仅是运输成本就占了涨价部分的50%左右;如果加上其它费用,全部的物流成本就更高了。

目前市场上了大白菜的价格在每斤2.5元左右,与菜农的出手的每斤0.5元相比涨了5倍。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我们作了分析。

每日往返于拉萨周边各大菜地和市区之间的蔬菜运输司机老李又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现在仅仅是从达孜县到拉萨市区的运输成本每斤就是0.2元左右,如果是低价的蔬菜,这一段的运输费就超过了收购价。“如果是外省菜,那运输成本更高。”

这位人士最后说,菜农、批发商、零售商都只是涨价的配角,真正的涨价主角是流通成本。

运输成本 占涨价部分的50%

谁是涨价推手

蔬菜零售商从批发商处进货后,零售价又有了一次上涨:市民在菜市场蔬菜零售商处购买的青笋为每斤3.5元,上海青每斤3元,白萝卜每斤2元,大白菜每斤2.5元。

批发商 一斤能赚5毛钱算“暴利”

对于这几倍的涨幅,零售商也觉得有点“冤枉”。

小姜是专门从事蔬菜运输的货运三轮车司机。“我每天往返于达孜县、城关区蔡公堂乡菜地和拉萨市区之间,将这些蔬菜从菜农处送到批发商手上。”小姜昨日刚从纳金乡的一处菜地将1000余斤萝卜运至娘热路蔬菜水果批发市场时说。

对于造成物流成本高涨的原因,这位人士总结为以下几点:

可以看出,从菜地到餐桌,中间有采购、运输、批发(再批发)、零售等多个环节。

陈大姐在气象局农贸市场做蔬菜零售生意也快10年了。“除去物流费、摊位费还有蔬菜的损耗成本,其实我们自己赚到手的钱也不多,每斤大白菜也就能赚3、4毛钱。”陈大姐说,如果哪天菜进得多了,而有些蔬菜第二天就会坏掉或是变颜色,我们就亏本了。”她说,零售价与批发价只有保持一定的差距,才能维持最基本的利润。

一颗菜 从菜地到餐桌,至少要经过4步

老高不太愿意直接告诉我们具体赚了多少钱,但他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帐:“这是一块地收菜2000斤左右;当初用了半斤种子,每斤30元;一共施了3次肥,每次15斤。一共花了150元左右。”按照老高的算法,这批菜全部卖出后,除去成本,能赚近1000元。但若算上人工费用,他能赚的钱不算多。

“我们批发商也不容易,经常为了一两毛钱讨价还价很久,但多一毛钱也是多赚,可能别人眼里看我们会觉得斤斤计较。”岳德宏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这车菜卖完以后还要去纳金乡的一菜农家收一批南瓜。

一颗菜,从种在田地里一直到端上市民的餐桌,一共需要经过那些环节?

二是运输成本上涨。这几年油价不断上升,两年左右的时间,拉萨油价就从“破7”到“破8”,仅是用油成本一项,这两年涨幅就达15% 。相应地,运输成本涨幅起差不多是这个数。

他说,从蔬菜的整个流通过程看,菜农、批发商、零售商他们赚取的实际上是汗水钱、辛苦钱,在这几个环节中批发商和零售商赚得可能稍微多点,但他们捱更抵夜、日夜颠倒,多赚点也能理解。实际上,蔬菜从田里到餐桌,每个环节都会有一定的涨价,在这过程中,菜农、批发商、零售商们赚取的大概是涨价部分的40%左右,其余60%应是耗在了物流成本中。而这些物流成本最终只能由消费者买单,不可能让中间商免费送菜、小商贩也不可能做亏本买卖。

昨日凌晨,娘热路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的商贩们在路灯下交易。

“这2元钱是如何涨起来的呢?”蔬菜批发商小王说:“我们起早摸黑贩菜,也没赚多少钱啊!其实就是赚一点辛苦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