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相对于国内粮食的需求来看

易纲认为,当前利率市场化的重点是要健全利率传导机制和中央银行调控市场利率的有效性。

易纲还说,要逐步做好央行控制短期利率向中长期传导的机制。中长期利率也可以反映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意图,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完善利率市场风险定价的机制,健全中国利率收益率曲线体系。(解放日报记者 陈琼珂 张骏 王烜)

我国粮食产量连续多年增长,但是同时粮食进口也在增加,那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

易纲提出,当前中央银行运用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和存贷款的便利,引导短期市场的利率。这样能够探索构建一个“利率走廊”机制。什么是“利率走廊”?简单说就是中央银行通过提供一个存款和贷款的便利,这一便利主要提供给商业银行。中央银行定存款和贷款的利率区间,用以调控和引导利率,这一机制称之为“利率走廊”。我们国家目前还不能够完全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利率走廊”,因为现有机制还必须兼顾货币数量目标和价格目标。

“不能简单说多了还是少了,我们的品种矛盾比总量矛盾更突出。”陈锡文指出,我们的总产量虽然在不断增长,但粮食品种结构在供给方和需求方方面还存在明显矛盾。玉米是供给侧完全可以满足需求,但却需要大量进口,暴露出我国粮食生产中的软肋——价格没有竞争力。粮食生产成本高、价格贵,所以出现“多了还要进口”的情况。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表示,我国过去连续12年粮食都是增产,但相对于国内粮食的需求来看,还是不能够满足,目前测算总量上大约还有400亿斤缺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说,中国外汇储备按流动性、安全性、收益性原则来管理。外汇储备的构成充分地分散化,有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按照中国的贸易结构、投资结构、居民支付的币种结构等实现最优配置。“不符合流动性标准的资产全部扣除在官方外汇储备外。”易纲表示,流动性标准严格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划分的。现在公布的官方外汇储备一定是符合流动性标准的。

“建议大家到北京的中关村看看,中关村有一条创业大街、创新大街,有一些聚会的地方和咖啡馆,都是一些年轻人,包括大学生、研究生、博士后、科研机关人员和民营企业家等。他们讨论什么?创意、创业、创新。这就是中国的未来。”厉以宁认为,“和美国的情况一样,30年前比尔·盖茨这些人都是大学附近咖啡馆里的常客嘛!中国也是这样,一个蓬勃的创新时代正在向我们走近、或者说正要来到,所以对我们的经济应该是有信心的。”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首先说“宏观调控政策没有变”,我们依然实行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但是重点不是“大摇大摆”,而主要表现为“定向调控,重在微调,重在预调”。第二,在经济中投资和消费并没有大幅度减少,有很多项目要投,李克强总理报告中可以看出,其中包括了高速铁路、交通设施、港湾建设、水电站、互联网这些投资项目。

陈锡文表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农业、尤其是粮食生产也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农业角度理解,供给侧结构改革主要是三个重点:努力追求粮食总供求的平衡,现在还有缺口,因此要进一步加强农业,提高和稳定粮食产能;要加强粮食品种结构的调整,让它更加适应市场需求;依靠科技创新推出更优良的品种,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农业效率。